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--团学工作--学生记者专栏--我没有在北京林业大学读林业
我没有在北京林业大学读林业
来源: 团学传媒联盟        作者:叶丹璇       浏览次数:   发表时间(2018-05-28)

“你在北京林业大学不读林业,和在北京大学有什么区别?”这个段子曾经火遍了经管学院的同学的朋友圈。

经管、外语、人文……这些和绿色毫不相关的院系,在面对别人的提问时,总是有些不知所措的。我不知道我在学的中级财务会计和植树有什么关系,也不知道究竟要怎么回答别人你们学校真的种树吗的问题。

至少我曾经是。

 

我曾经分不清连翘和迎春,也不知道洋白蜡和银杏树的叶子到底区别在哪里。我不知道要如何治理这恼人的沙尘暴,只会对每年四五月的柳絮皱起眉头,说一句北京的春天真的很讨厌

我在温暖潮湿的南方长大,亚热带常绿阔叶林一年四季都郁郁葱葱,荒漠化沙漠化之类的字眼只存在于高中地理课本里,从不知道同一个中国大地上,他人为喝水和呼吸这些基本生存需求苦苦挣扎的痛苦。

节约用水、环境保护,这些从小在课本里、新闻里看见的字眼,于我而言只是一个顺手为之的义务罢了。主旋律教育我这么做,我便这么做了。价值观要求我不要污染环境,我便随手将水龙头拧上。

好像从来没有人要求我当一个卫士,那么我便只当个快乐的小会计吧。

 

但北林没有允许我这样心安理得下去。

 

我从来没见过一个学校的食堂里,不主动提供一次性筷子;从来没见过一群一群的人灰头土脸地爬鹫峰、趴草地,只为了了解植物的生长规律和土壤特点。这和我想象的象牙塔截然不同——那些照片上光鲜亮丽的大学生们呢?怎么到了我们学校来,全都成了扛着测量仪、带着防虫帽的年轻人了?

我从来没见过一个学校有这样多的环保主题社团,不是自嗨式地在社内办各式各样的活动,反倒往学校外面走,去调查水污染、去社区里宣传绿色生活方式、去帮助建设千里之外的生态保护区。

我从来不知道大学生能够帮助解决市政府困扰多年的杨柳絮飞问题,不知道这些牺牲周末的同学们,一棵一棵地测量树木,建立资源数据库,治理北方城市的春日困扰。

我从来没见过一个学校里的同学们,如此紧密地和绿色环保产生着联系,每日如斯。他们拍纪录片,告诉你山河秀美。他们摄影,告诉你荒漠告急。他们把一切直观地放到你眼前。

——这九百六十万平方公里的热土,还有这样悬殊的景象,还有这样令人痛心的破坏。

于是我终于知道,这片土地上每分每秒的水土流失、滥砍滥伐,从不是和我全然无关的故事。

 

正因为不拒绝一次性筷子的便利,一辆又一辆伐木车才会轰鸣着把参天树林拦腰截断。正因为看不见西北大地上皲裂的干涸土地,盥洗室里的水龙头才会始终往外滴着水。正因为没见过污浊腐臭的河流,才会一桶一桶地朝外面倾倒污水。

人总因无知,丧失了畏惧和敬意。

 

我没有在北京林业大学学习绿色专业。

我依然不会区分连翘和迎春,依然无法从叶面的脉络中得知它从哪棵树上飘零下来。

 

但我终于知道,这万丈绿色河山,总不只是他们的。

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