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--团学工作--学生记者专栏--火种 :一二九运动中的青年们
火种 :一二九运动中的青年们
来源: 团学传媒联盟        作者:叶丹璇       浏览次数:   发表时间(2018-05-28)

  1935年的北平,已经能依稀听到一千公里外的东北传来的隆隆炮声。

  日本侵略者的行军脚步,终于还是踏过了东北三省,开始敲击在每一个中国人的心上。时局危急,救亡图存已是众望所归。而南京国民政府却将华北的广阔中原,抖抖索索地奉送给了日本。

  “华北之大,已经安放不得一张平静的书桌了!”他们跑出课堂、跑出实验室、跑出图书馆,齐声朝这时势怒吼。

  青年们颤抖的手再握不住那一杆细细的毛笔,却扛起了青年运动的大旗。日本铁蹄踏碎华北五省,人们唾骂无作为的政府放任侵略者所谓“华北自治”的要求。

  无人成想,正是这群青年们,点燃了抗战的燎原星火。

  孤勇抵抗

  1935年6月,南京国民政府与日本侵略者达成“何梅协定”和“秦土协定”。随后,“防共自治运动”在华北五省兴起,日本政府控制的傀儡政权在华北地区进行大规模的政治、经济、文化侵略。

  同年11月,秋意浓重的北平城内,已经无人有闲情观赏漫天的红叶。愤怒的大学生们组成了“北平市学生联合会”。12月7日,平津15所大中学校发出通电,反对“防共自治”,要求政府讨伐汉奸殷汝耕,并动员全国人民抵抗日本侵略。

  与此同时,日本侵略者即将在华成立“冀察政务委员会”的噩耗,使初冬的北平蒙上了失望的霜雪。

  凛冬已至。然而,严寒无法冷却青年学生们的爱国热血。

  1935年12月9日凌晨,北平城里的人们仍在忧心忡忡的睡梦中,广大爱国学生却已集结成队,擎旗向着城门进发。

  东北大学、中国大学、北平师范大学等高校的请愿队伍顺利抵达新华门前,高呼抗日爱国口号。面对军警的枪炮和宪兵的长刀,年轻的他们仍然没有后退半步,紧紧地团结地,激愤而勇毅地站在一起,呼喊着他们停止内战、联合抗日救国的诉求。

  清华大学和燕京大学的队伍被军警拦在西直门外,被军警以枪相逼。学生们不曾害怕,也没有颓靡,却是面对着冰冷的枪口和刀尖,还有茫然而惊惶的人群,开始了群众大会的抗日宣传演讲。

  被推举出来的12位学生代表要求面见何应钦,提出反对“防共自治”、停止内战、释放青年爱国运动中被捕学生的要求。但群情激愤中,政府只对学生的要求搪塞敷衍,百般狡辩。

  失望愤慨中,青年们将请愿变为了游行。这些手无寸铁的年轻人们被手持皮鞭、木棍的军警毒打、追捕,游行队伍几度被军警的阻拦和袭击冲散。

  他们孤独的抵抗,败给了数十双冰冷的手铐,和一地狼藉的热血。

  ? 燎原热血

  “一二·九”的怒吼,撼得北平已没有一张安静的书桌。

  当局对日本侵略者的纵容和不作为,使青年学生们愤怒。而当局对游行学生的残暴,则为学生装铺就的、燃烧的爱国旗帜上,狠狠地浇上了一桶燃油。12月11日,北平市各大中学校学生开始联合罢课。随后,重点学校被当局封锁。

  12月16日,“冀察政务委员会”成立当日,万余北平爱国学生陆续走上街头,冲破军警的重重封锁,在天桥汇合,并开始高呼“打倒日本帝国主义!”“打倒汉奸卖国贼!”“反对成立冀察政务委员会!”。

  爱国学生大军行进至前门,要求打开紧闭的城门时,却受到了军警的顽固抵抗。当局与学生交涉后,承诺一旦清华、燕大队伍撤走,则同意他校学生入城。学生队伍分散后,大批军警开始向学生反扑、殴打、砍杀,街道上血迹斑斑。

  然而,军警的铁链可以锁住冰冷的校门,枪口可以崩开爱国学生的心脏,却无法阻止爱国热血的燎原和燃烧。

  天津、上海、西安、广州等各地学生闻讯开始集体罢课,上街示威游行,声援北平学生。陕甘苏区学联也随即响应。

  12月19日夜,鲁迅先生撰文赞扬广大学生的英勇斗争。

  “石在,火种是不会绝的。”鲁迅先生预言了中国人八年不绝燃烧的抗战热血。

  ? 熊熊烈火

  12月18日,北京大学、清华大学等6所高校的校长,联名要求释放被捕学生。同日,中华全国总工会向全国工人紧急呼吁援助学生救国运动。各地工人纷纷罢工,形成了全国上下学生罢课、工人罢工、商人罢市的强有力抵抗浪潮。

  20日,共青团中央号召青年学生深入群众宣传和扩大抗日救国运动,各地社团组织纷纷声援。宋庆龄先生甚至从上海向北平学联寄去百余元的费用,支持青年学生们继续爱国运动。

  此时,黄河两岸,大江南北,全国上下,只有一句话在飘荡——“抗日救亡!”

  那些惊惶的、无措的、愤忾的民众,一时之间骤然全部觉醒过来。

  青年人们做了那以血荐国的火种。

  于是,抗日救国的烈火在1935年的冬天开始熊熊燃烧,烧遍了整个中华大地,烧彻了抗日战争的十四年。

  

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