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--团学工作--学生记者专栏--今天是15级来到北林的第1000天。
今天是15级来到北林的第1000天。
来源: 团学传媒联盟        作者:李嘉译       浏览次数:   发表时间(2018-06-11)

  2015年9月12日星期六,3200多名本科新生从全国各地来到北京林业大学。

  2018年6月8日星期五,是15级报到的第1000天,也刚好是我们完成高考的整整第三年。

  这1000天发生了太多,这三年如此短暂,也如此漫长。

  

    报道那天,是一个暑热尚未消退的初秋之日。

  由于大屯路东尚未成为5号线和15号线的换乘站,所有从北京南站来京的新生,都要选择从五道口出地铁,或者转很多条线,才能来到15号线的清华东路西口站。

  清华东路西口是距离北林最近的地铁站,我们和清华东路35号的故事,也从这里开始。

  我没有从小南门入校,而是特意从正南门拖着行李箱,和妈妈一起走进陌生的校园。我希望我的大学生活是从正门一步一个脚印地走进来,再从这里成熟正式地离开。

  

     草坪以南是校级学生组织的摆台,是学生会的志愿岗,是一批围拢上来的志愿者——大部分是大二的同学,像他们去年被欢迎地那样欢迎我们。

  “同学,你是哪个学院的?”

  从东侧绕过草坪,找到各学院摆在主楼前的注册摊位,这是我们大学生活的起点。

  拿到了新生手袋,里面是一张印好的绿色的校园卡,一张征兵启示,几本校园指南,还有几张红色蓝色的疫苗接种通知单。

  其实这小小的手袋,早已浓缩预告了这四年的青春。

  

    后面的每个环节,都有志愿者陪伴。先去红色综合楼北面的财务处缴费,再去图书馆领书。还一定要在这两者之间的路上,听志愿者讲述半导体研究所的历史。

  2015年时,从图书馆向北的道路,还是条树木稀少的柏油马路,一侧是褪色斑驳的艺术手绘墙,一侧是热火朝天的工地。巨大的防砸棚横在头顶,直走出去,才能看到两栋高耸的男生宿舍楼。

  女生寝室那边,也差不多。很多人选择了从洋白蜡大道,穿过田家炳门口,路过国防生寝室,再走过西区浴室和西区食堂,才能从大树之间,看清7号楼和10号楼的全貌。

  这条短暂却拥挤的路上,满是年轻的欢声笑语。爸爸忍着眼泪,摸摸自己微秃的头顶。妈妈拉着女儿的手,一头白发闪烁在整街乌黑的秀发里。

  

    2015年,巍峨的13号宿舍楼还没有建成,东区食堂还是一片钢筋。

  2015年,最拥挤的食堂是第一食堂和莘园,中午可以去东门口的超市买水,盘点的那天除外——我总记不住关门的是周几。

  2015年,最文艺的食堂是沁园,闪电广场旁边的报刊亭是情侣见面或分别的地方。

  2015年,西区食堂的一层是第二食堂,二层是第三食堂,三层是清真食堂和呱呱小吃城,地下一层是老板不太热情的打印店和雅园餐厅。

  2015年,西区还有另一家简易板房的超市,水果很贵,被戏称为小黑超。

  在北林的1000天,我们看着这所学校,发生着近些年来最大的变化。有些人来了,有些人走了。有些楼建好,有些房拆了。

  当然,学长学姐们也曾见证新老图书馆的交替,见证“公主楼”拔地而起,见证学研大厦的兴建——但亲眼看到一个新的北林的诞生,是不一样的。

  在成长之中成长的感觉,是不一样的。

  

    这1000天,跨越了几乎整整三年,我们也在这三年之中体验着不同的角色。

  大一时,我们的任务是熟悉这座校园,熟悉这里的人和一切边边角角的细节。大二时,我们开始接待2016级的学弟学妹,第一次体验到当学长学姐的责任和快乐。大三时,我们忙着规划未来的生活,送别最后一届“老人”——毕竟他们毕业后,就要轮到我们了。

  1000天的时光,足够改变人太多。

  这1000天里,我们从学生会的干事做到部长,再成为主席团的一员,为组织的存续发展贡献力量。

  这1000天里,我们从紧张地询问军训的经验,到游刃有余地指点下一届新生军训,再到偷偷享受军训期间学校的清净。

  这1000天里,我们从吐槽为什么大一不能考四级,到发现原来通过四级没有那么难,再到为了六级刷分而苦恼。

  这1000天里,我们可以参与三次“梁希杯”,大一是是创业主题,大二是创新,大三又是创业。有人拿到了名次,有人只是走走过场。

  这1000天里,我们面临过3次体测和4次体育期末考试。原来两圈半的奔跑,在烈日下是那么漫长。

  这1000天里,大部分人体验过爱情的味道。爱情,是小北门的烤冷面,是主楼二楼平台的蚊虫,是男生宿舍楼下新添的园林景观。

  1000天里,我们不再稚嫩,我们成为了更好的大人。

  

    三年来,我们经历过很多事。看过田家炳的新年倒数,看过学研14层的展厅;走进过综合楼的自动门,也被图书馆的刷卡闸机拒之门外。阳光长跑的导向标越画越大,东配楼的两个报告厅还在装修。

  我已经记不起报到那天,接待我的志愿者的样貌,却清晰记得那天阳光穿过树冠,在大地投下好看的斑驳。记得汗水浸透T恤,记得那是我在北京林业大学的第一天。

  我记得大学的第一餐是从呱呱开始的,但想不到现在还没有吃遍所有菜色。那满满一车的绿色塑料勺,陪我走过三年。

  那个夜晚,宿舍迟迟未眠。

  学生们身下,是刚买来的带着点橡胶味的床垫;眼前,是纯白的天花板,就像一笔未动的大学生涯。

  那天晚上的你,在憧憬什么?1000天后的你,又成为了谁?

  

  今天是2015级来到北林的第1000天。

  愿你今晚好梦,这是你在北林的一千零一夜。

?